一名资深驴友的和田寻玉探宝之旅!

日期:2018-05-02  来源:网络   作者:素食者  

836

五一假期,你去哪里了呢?你有没有想过要去和田,美玉的故乡,一探究竟呢?这是一位资深驴友“素食者”的探险之旅,讲述了他在和田寻玉探宝的旅程,还配有攻略示意图,文章很长,虽然是前些年的游记,但如果你也想去那里一探究竟的话,值得细读!

玉石之乡

如今,新疆采玉已经使用机器采掘,人工捡捞这种古老的采玉方法日渐式微;和其他将要成为历史遗迹的传统行业一样,雪山采玉便也弥漫出流传久远的历史韵味和文化气息。被这种古老、神秘的气氛所吸引,我来到了南疆塔里木沙漠边缘的和田市。

和田市郊的玉龙喀什河就盛产白玉,这条河来源于昆仑山中雪峰冰川的融水,水色浑浊,一年到头,宽阔河滩上的零星采玉人手持尖锄,每天蹲在烈阳下像土拨鼠一样埋头苦干。

▲周末集市上的商贩,面前是琳琅满目的各色石料。

采玉是一件枯燥、艰苦的差事,也许一天就有收获,也许一个月都找不到一小块。那种挖到珍稀美玉的发财故事到处都有,其实比童话还要遥远,普通采玉人只是以此为生,讨碗饭吃而已。

每逢周末,在和田市街头的大巴扎前,便有熙熙攘攘的玉石集市,面目沧桑的采玉人怀揣辛苦收集来的各色石料摆摊出售。

卖玉石的不仅有男人,也有很多妇女和小孩,在这玉石之乡,似乎人人都懂得玉石的学问。

▲周末集市上的女商贩。

寻找玉石之源要从昆仑山脚的喀什塔什乡开始,于是我踏上了去喀什塔什乡的旅程。

喀什塔什在当地土语中的意思是“玉石”,所以喀什塔什乡也就是“玉石之乡”,这里已经深入昆仑山区。乡里只有一条土街,两排灰黄色土屋,几家小店。在乡派出所,所长图尔逊很热心地向我介绍了附近玉矿的现状。

听了介绍,我决定去黑山玉矿,探访这最古老的和田玉产地。在乡里找到一位五、六十岁的维族老汉阿布瓦依,说好了骑他的驴子去黑山村。我在乡里唯一的一条土街上买了些甜饼、烤馕、煮鸡蛋,塞到背包里做一星期的食物,加上我的备用干粮,估计以后几天填饱肚子没什么大问题。

骑驴闯昆仑

第二天早上,老向导阿布瓦依收拾好驴子,我们八点四十分出发。阿布瓦依老汉瘦削面容,深深的皱纹,乱蓬蓬的花白络腮胡须,眼睛总是眯缝着,有点狡猾的样子,好像总在琢磨着什么。

我的背包被结结实实捆在一头壮驴子背上,然后我跨上驴背,扶着面前的背包倒也稳当。

出了村就是上坡,或急或缓;昆仑山的巨大体脉缓缓起伏延伸,荒土小道被长年来往的驮队踩出道道沟坎,纵横交错,渐向远方,不时有深沟断崖拦路,山路很有些崎岖惊险之处。

骑驴子很痛苦,驴背上硬梆梆的,也没有脚蹬子,两条腿悬在驴身两侧晃来晃去,不时擦在地上。中午休息时,腿胯酸痛得站不住,一瘸一拐的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雄伟的昆仑山脉,一望无际的山路盘峰绕岭,蜿蜒伸向玉石山谷。

天色灰蒙蒙的,间或透亮。下午有几段很长的下坡,大家牵着驴子往下走,一脚踏下去,鞋子便没在腾起的黄土尘埃里。山谷底的玉龙河落差很大,从铁青色的山岩间奔流出去,轰响声震动山谷。

傍晚六点半钟到达黑山村。黑山,古称“喀朗圭塔克”,海拔三千多米。村子很小,一条丈把宽的土街,两旁是小屋和土墙院落,路边流淌着一道清凉溪水,当地人洗菜、洗漱之处;有几家小店,零落摆着些日用品。

我在村里的小饭铺找到了住处,房东家的两个小姑娘很可爱。屋里的顶棚很漂亮,木结构,镶板,雕梁,传统的伊斯兰几何图案。

▲黑山村里聪明活泼的孩子

在这里最大的问题是言语不通,整个村子里几乎找不到会说汉话的人,估计以后几天里,和当地人的交流都是个问题。

▲美丽的黑山村少女

玉石之谷

第二天,从黑山村骑着驴子继续向山上去,山势愈加陡峭。雨后的清晨,天仍然阴沉沉的,村口土地湿润,麦苗清秀,山涧哗哗流淌,水流湍急。

黑山村的向导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就是维语所谓的“巴郎子”。他很好奇,一路上总是比比划划跟我说个不停,也不在乎我一个字都听不懂。今天骑的驴子是一头很乖的家伙,身为毛驴,却有着绵羊般的好脾气,要停便停,要行便行,让我放心许多。

玉龙河谷的清晨,山巅的积雪被朝霞映成粉红色

这就是昆仑山,中国古代神话中的至尊圣地,从嫦娥奔月到穆王西游,从最古老的《山海经》到魏晋《搜神记》,乃至晚近的明清笔记小说,都有它显赫的位置。

收拾好行李,已经是十点二十五分。我背起几十斤重的大背包,辨明了方向,朝南方的雪山走去。玉龙河在左边山岭下流过,谷底是稀稀落落的草地,云雾笼罩了皑皑雪峰,条条冰川从山巅延伸下来,四周雪山上不时有山崩和雪崩,轰隆巨响回荡在山谷里,腾起弥漫山间的烟尘雪雾。

▲玉龙河谷里经常有山崩和雪崩,巨响震动山谷,烟尘弥漫。

天阴下来,时而小雨,时而小雪;地势越来越高,渐至寸草不生。脚下已经是冰川地形,堆得小山一样高的苍黑色冰碛石连绵起伏,这是千万年间冰川移动和冰水冲刷堆积成的,石堆底下不是山体,而是亘古不化的厚厚冰雪;湍急的玉龙河水有时穿过地底巨大的冰洞,在远处重新涌出地面。

千万年来,巨大的冰雪层厚厚的覆盖在冰碛石堆上,把这里变成了难以久留的寒苦之地。

将近傍晚时,山谷向右转,终于看到了高不见顶的慕士山雪峰,半隐在雾气中。这里海拔很高,极寒冷,每年只有夏季七、八月份冰雪融化,才能进来采玉。雪峰脚下高大的冰川附近,有几个采玉人搭了窝棚住在这里,有的从叶城来,有的从且末来,他们很惊讶的走过来打量我,彼此打了招呼。

他们居住的低矮窝棚,孤零零的缩在石堆后面,里面狭窄冰冷,胡乱堆着被褥和碗筷等物,所有仅够生存之需。这些采玉人已经在冰川下住了好多天,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好像逃荒的难民一样,似乎连面容都有些呆滞了,一望可知生活是如何艰苦。

只是在提到玉石时,他们的脸上才露出一抹笑容,表情也丰富起来,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虽然语言不通,也能感受到他们对玉石的强烈兴趣。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都是为玉石而疯狂,像我这样为了对他们的兴趣而来的人,恐怕极其罕有。

冰川采玉

一夜杂梦,睡不安稳。

天色青灰阴沉,让人不放心。三位从叶城来的采玉人扛着探冰洞用的铁杆,背着绳索,路过我的帐篷边,我也跟着他们向冰川走去。这三个小伙子都是二十多岁,领头的面色黝黑,留着小胡子,显得更稳重些,名叫诺尔列特,会讲简单的汉话。他们一共有五个人,为了到这里采玉,事先花了两千多元做了简单的准备,今天已经是第十八天了,前后共采集到大约七千元的玉石,等回到和田市卖了钱后,五个人均分。

因为采玉的收入很不稳定,可能颗粒无收,也可能收入颇丰,为了分担风险,也为了相互照应,采玉人总是结伴上山,共担风险。

我们冒着刺骨的寒风,顺着冰川旁边高耸的碛石堆向上攀登,这些刚从冰雪中暴露出来的冰碛石尚未经风化,棱角分明,如利刃一般。冰脊里有很多孔穴哗哗作响,流淌着混浊的冰川融水,灯光照进去折射出玲珑剔透的光彩。采玉人很注意有水的地方,因为玉石矿床隐藏在天知道有多厚的亘古寒冰下面,只能靠冰缝间的流水把碎裂的玉石冲刷出来——当地人采集了几千年的玉石,就是这么一点点从冰川下面流散出来的。

现在正是夏季,冰川两侧融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缝隙,黑乎乎不见底,常有崩塌,里面会传出吱吱咔咔的声响。采玉人往往不顾危险,趴在地下蠕动着身体慢慢蹭进一尺多高、狭窄黑暗的冰洞里去探索,整个人钻进冰隙,浑身都被冰水浸湿了也顾不得;这时万一冰脊轻轻塌动一下,立刻就会把他吞没掉。

冰层里的每一次声响都让我为诺尔列特心惊胆颤,而他们却不以为意地摇摇头,只是为找不到玉石而有些失望,继续徘徊在专业登山家都不愿意涉足的冰川裂缝旁,四处寻找深入冰隙的路径,如果遇到垂直的冰洞,还要用绳子缒着下去探察。

表面沾满灰土碎石的冰川下融水淙淙,采玉人冒着生命危险,钻进深深的冰缝寻找玉石,把性命交给变幻莫测的夏季冰川。

终于,冒险和辛苦有了收获,走在最前面的诺尔列特高兴的喊起来——在冰川边的水洞里,他找到了两块玉石,我赶紧凑过去看。

▲诺尔列特从冰洞里采到的玉石,在雪山冰川映衬下,彰显着它们的来之不易。

这两块玉石虽然未经打磨,但质地纯净,摸上去光滑润泽,正是和田美玉那闻名遐迩的特征,映着对面的雪峰,更显身价不凡,令人爱不释手,古人云:“君子温如玉”,深有同感!

采玉不但要勤劳,更要靠运气;运气好的话,随手一拨,就有收获;运气坏了,任凭你冒险博命,也难有结果。不知有多少采玉人辛苦一载,却两手空空,受了命运作弄,生计难续。

海拔越来越高,山势更险,这里根本没有路,完全是在陡峭的石堆里攀登,大家都累得精疲力尽,不得不时常停下脚步,在愈加稀薄的空气中用力喘息,我已经手脚越来越无力,头痛。

▲采玉人在山雾弥漫的冰碛石堆上艰难的攀登。

这里的海拔估计已经超过六千米,从高处看冰川,原来冰川顶上也有很多大冰缝,黑乎乎的,里面隐隐传出轰隆水响。也许在我们脚下不远处就是价值连城的和田玉矿床,可是隔着厚厚的冰层和冰碛石堆,谁都无法接近。

自古至今,千千万万的采玉者顶多只能够到达这里,这十几米或者几十米的最后一点距离,永远隔开了采玉人和他们的梦想,每个人历尽千辛万苦,最终只能靠冰川变化无常的吝啬施舍,才能取到梦寐以求的和田玉。

▲万古冰川映衬下的壮丽雪山

天气转晴了,山谷对面几座高耸的雪峰清晰可见,洁白得和乳白色天空、浮云混为一体,耀人眼目,那些壮丽的冰川从山腰直挂下来,气势宏大,震撼人心;想来从对面山上看我们这座雪山也是一样的美景吧。回首身后的慕士雪峰,依旧迷雾重重,遥不见顶。我们靠坐在巨石上松懈下来,努力喘息着,沉默地望着眼前这一切……

▲从冰川上望去,山谷对面的皑皑雪峰,冰河蜿蜒伸入山谷。

诺尔列特盯着远处的雪山,面无表情地讲述:几年前曾有一位姚姓采玉人,在这里挖出一块饭盆大的羊脂玉石,卖了三百万元,三个合伙人每人分了一百万,衣锦还乡。

在诺尔列特的眼中看来,也许这是采玉者拼搏的动力吧,但是这样的幸运像中彩票大奖一样渺茫,无数辛辛苦苦的采玉人只是怀抱着发财的虚幻梦想,在这难以生存的极苦之地拼着生活罢了。

今天我见证了最艰难的谋生手段,对玉石的贪婪和对艰苦的忍耐,在这里合而为一,令人不禁感叹:真是性命相搏的生涯!采玉人不但要忍受寸草不生的艰苦环境和高海拔的折磨,还要面对雪山冰川上的种种危险,哪一样都是性命交关的威胁!

诺尔列特在归路上,曾面色凝重地向我诉说:雪山上经常出现高原病,吐绿水什么的,很危险。这里已经死掉了五个采玉人,两位维族、两位回族、一位汉族,通常是因为艰苦生活下,对高山缺氧不适应,在辛苦劳作时突然倒下,就这么永远合上了双眼。

当我们在珠宝店里欣赏通明圆润的和田美玉时,当我们用精美绝伦的和田玉器装饰自己时,可曾想到有些玉石竟是这样用采玉人的性命换来的?这样得来的玉石,要什么样的价值才能承载得起?而在利润丰厚的珠宝业,采玉人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像这几位叶城来的采玉人,辛苦二十多天,不过每人分到千把元钱,和他们忍受的艰苦、面临的危险相比,实在太微薄了。

夜里迷雾重重,遮蔽了四周雪山,山谷越发显得黑沉沉。

归途

清晨,雪霁。

这次昆仑雪山的玉石源之旅,我的目的已经达成,该尽快下山了。现在已经是八月下旬,天气一天冷过一天,如果昨晚的雪再大些,就可能封住归路直到明年,永远把我留在这寸草不生的冰雪山谷里。

身旁的玉龙喀什河依旧白浪翻腾,我已经去过它的源头,见到了它出身其中的洁白雪山、美丽深谷,再看到这条河,心中涌起了别样的亲切,好像相识多年的朋友一般;还有那些艰苦的采玉人,我永远也忘不了冰川上那些踯躅辛苦的身影,和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一天采玉生涯将成为我永远的记忆;我帮不了他们什么,只能衷心祝福他们平安无事,美梦成真!

回首慕士雪山和玉石之谷,这古老传说中的玉石之乡,昆仑山的精华所在——当我在平凡熟悉的生活中回忆起这一切时,你所容纳的稀世珍奇和难以言述的重重艰辛,将仿佛存在另一个虚幻世界里。

攻略:路线示意图

1慕士冰川的风景极佳,如果有时间和能力,很值得一往;每年七、八月份冰雪融化,可以进山采玉和探访,其它季节据说大雪封山;

2慕士冰川的玉石源之旅,要求有比较强的野外能力,以应付恶劣环境;对身体条件的要求也比较高,尤其是最后一段路,路况极差,建议组队前往;

3在喀什塔什乡有简单食物可以购买,一定要准备充足,黑山村连烤馕都没有,村里的小饭馆饭食不一定习惯;

当地雇驴子的价钱,大约每天五十元左右,也有少量马匹可以雇,价钱要贵一些;

返回的时候,从高山牧场到黑山村一段,风景极好,基本是平路和下坡,很适合徒步,大约八小时路程;

从黑山村回到喀什塔什乡,有几段很陡很长的上坡,可能需要几小时才能爬上去,所以建议骑驴子回去;

4采玉极难,即使在冰川前,旅游者也很难自己拣到玉石;在冰川下的采玉人那里,可以购买他们采到的玉石留念;不要轻易爬上冰川,容易出危险。

敬请关注玉界臻品微信号:yujiezhenpin

(本文由 中国和田玉网 www.chinajade.cn 编辑整理提供,如需转载,请保留链接。)

上一篇:珐琅与白玉的碰撞——玉界臻品·祥云系列和田玉首饰

下一篇:和田玉鉴定检验中常被问及的问题

相关文章
网站提示×
网站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