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日期:2018-05-16  来源:斑马先生    

1026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顾铭

顾铭,1970年生人,2013年获“中国玉石雕刻大师”荣誉称号,2012年获江苏省政府颁发的“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同年顾铭受邀参加由外交部、上海市政府举办的《中日韩民间艺术交流展》,并展出和田玉籽《人寿年丰》。2013年12月,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三山五园文化巡展》展览,顾铭和田玉作品《散花(花仙子)》入选。

玉雕中的名品——山子雕的解读

本期分享嘉宾 / 顾铭

扬州作为全国重要的玉器加工生产基地,有着得天独厚的人文历史条件,扬州的琢玉史可以追溯到夏代,距今大概四千多年。“山子雕”技艺又是扬州玉雕中的传统技艺,当之无愧的被誉为玉雕中的名品。

山子雕是保留籽玉的天然外形,或者在各种山石形状的玉料上,以各种人物和诗词典故为内容,配以山、水、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用圆雕、浮雕和镂空雕等艺术手法,雕琢出来的立体的玉雕。山子雕是玉雕中的一种表现形式,自古以来在玉器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现在陈列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大禹治水图》是现存世上最大的玉山,大约有5吨多重,还有《秋山行旅图》、《会昌九老图》等著名作品。这些巨型玉雕的琢制成功,既标志着扬州玉器史发展到清代娴熟的雕琢技艺和高超的艺术造诣,又反映了扬州玉器特别是山子雕在中国玉器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力。

山子雕题材广泛,包容性强,唐诗、宋词、古典名著、神话传说等都可以成为山子雕的创作题材。但是很多人做山子雕都是做成成品以后再定题材,想个题目随便刻一下就应付了事,这样容易造成文不对题,贻笑大方。所以必须要事先想好题材,再根据题材来雕琢人物、山石、亭台楼阁。

山子雕在表现形式上分为两种。一种是内山雕,是指不破坏外形,把物象推拿至内部进行雕刻,这就是所谓的掏形保洞。第二种称为外形雕,是开门活,不用掏的很深,基本上采用深浮雕和浅浮雕的手法。

由于山子雕可选的内容题材宽泛,所以在原料的选择上也很广泛,像白玉、翡翠、黄玉、碧玉、玛瑙等都可以使用。但是实际选材上,例如水晶,做山子雕就不好看,做出来的东西比较通透,没有厚重感,没有曲径通幽的感觉。相对颜色较深的玉种,如墨玉、黑碧玉、青海青玉等材料做山子雕也不好看,远看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道做的什么东西,色彩也不够明亮,比较沉闷。在原料大小上,体量大的和小的都可以选择,但对材质要求严格,绺裂尽量要少。如果有绺裂,绺裂不能裂的太长太深,否则雕刻时裂纹避不掉或是处理不干净,影响作品的整体效果和价值。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件作品叫《喜临门》,作品中梅花枝干下面有一道大的绺裂特别明显,中间还夹杂着颜色。由于制作时各方面的条件所限,这处绺裂实在是避让不掉,整个作品被这道绺裂一分为二,大大的影响了作品的整体效果和整体感。

在选择原料时,如果是籽料或者是白玉,质地一定要细腻而温润,要纯净,如果是白玉籽料上面有皮色的,也可以进行巧色的运用。材料的白度要尽量白一点,白玉的色系非常重要,用泛青颜色的,都不能用泛灰色的。青颜色做的时候还能脱青,灰颜色怎么做都是泛灰,打磨出来效果不好看。

如果原材料是翡翠的话,做法和白玉还不一样,翡翠是要亮色调水的。总原则就是,无论选择哪种材质,都要选质地细腻纯净度高的材料。

对原料进行构思构图,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也就是我们前辈所说的相玉的过程。构思构图的第一点,就是因材施艺。材料的形状是非常重要的,给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这件作品的外形好不好看舒服不舒服。原料怎么摆放也很重要,要有稳定感,形状不能摆的太稀奇古怪,否则就要进行修形,之后再构图。当然有些作品如果求奇求特,那另当别论。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件山子雕作品叫《富贵长寿》,这件作品是对原料进行过修整的,但是为了保证侧面的一些皮色就没有对它进行大幅度的修整,所以形状还不够完美。正面的云彩用大片的红皮雕琢,两只仙鹤的头上留着红皮,寓意鸿运当头,两朵牡丹花上面也留着皮色。作品采用的是横向构图,可以展现开阔的水面。这件作品原料的白度不是很好,所以表现物象的时候镂空多了一点,这样让它的白度显了出来。整体上讲,这块材料的细度是非常好的,利于精雕细琢。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个作品叫《彩云追月》。这件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广东音乐——彩云追月。画面中,有一大一小两个圆。两个圆是相互照应的,小圆是月亮,大圆是窗阁,主题部分的摆放在偏右的位置。作品的主题部分不能放在正中,放在正中在构图上很忌讳,会显得很呆板。大圆右边用云彩遮挡,显出藏与露之间的关系。藏一点不代表没有,让你感觉到这个圆还在,就是像国画里面形断意不断的手法。左边是大面积的留白,体现了玉质之美,画面的重心在右,左边的分量感觉轻了一点,就用彩云追月四个字压一压,画面感觉就平衡了。场景的雕刻基本是用深浮雕的手法,人物刻画近乎立体,底板掏进很深,不太容易做干净,当时做的时候也挺费事的,但底板掏进去很深显得作品的层次感会更加强烈。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二点,是画面中线条之间的相互对比。直线和曲线的对比,规整与自然形态的对比,疏与密的对比。这些对比加在一块就形成美感,形成节奏感,形成视觉的冲击力。

上面的作品名字叫《醉香》。在夏天荷花盛开的时候,远远的闻到香气醉人,由此得到灵感,所以把这件作品取名为醉香。作品中的主角和花儿放在偏左一点的位置,荷花柔美的曲线和背景中窗棱硬朗的直线相对比,形成自然形态与规整的对比;再加上上角伸出来的两片芭蕉叶,这些雕工的物象,又与右边空白的部分产生疏于密的对比。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几件是扬州某一工作室的山子雕作品。这几件作品,就是在画面构图上的疏密对比,规则与自然形态的对比做得不够,感觉画面比较凌乱,而且也没有藏与露的关系。比如做松树的时候不用非要整体的表现出来,可以用山石云彩挡一挡,松树露个树干,出个松树枝就行了,感觉像是松树在云彩或者山石里面,枝干很有刚劲的伸展出来,就刚好了。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三点,是画面中禁忌十字交叉的线条,如果出现在画面中,会是一大败笔。

以《喜临门》为例。作品中的两个梅花枝出现了十字型的交叉,画面中尽量不要出现这样的线条,这样的线条在画面中出现,是很忌讳也很突兀的。当时构图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交叉的两根树枝下面都有绺裂,避不开。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四点,就是画面中的主题一定要突出,所有的配景都要为主题服务,从而明确主题。拿这件山子雕作品《南山》为例。题材是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画面中的陶渊明和童仆处于左边偏下一点的位置,人物的周围几乎是没有任何遮挡的,右上角加了一点远山和草庐,这样将画面化繁为简,更加突出了作品的主题,明确而且干净利落。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五点是各物像之间的呼应关系。在构思构图的时候,各个物象之间互相呼应,雕出来的作品会显得灵活而有生气。

这件作品叫《贵妃戏鹦鹉》,画面中的人物杨贵妃和鹦鹉之间相互传神,贵妃在拿着东西喂食鹦鹉,鹦鹉头低下来看着杨贵妃。他们之间就形成了相互传神相互照应的关系,使得画面有生动的感觉。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六点,是画面中的虚实关系。山子雕作品中的构图方法,需要向国画学习,以国画的构图理论作指导,这样做出来的作品,必然大气有意境。国画讲究写意,意在表达作者心中的意念,寻求神似。一件好的玉雕作品不在于作品的繁琐复杂,处处显示工艺的重要性。如同写文章一样,你处处想说明问题,每一处都不能省略,那最后就是主题不明确,不知所云了。在玉雕作品上,你越想表现主题,你最后就没有主题可言。

这是在扬州看到的一些山子雕作品。这些作品里,有些主题不够明确,特别是最后一个作品,要想表现建筑,没必要全部把它表现出来。外行看热闹,觉得这个做工雕得细, 看起来玲珑精巧。其实不然,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没内涵,只是让人眼花缭乱,着实看不下去。

玉雕属于工艺美术的范畴,我对工艺这两个字的看法,认为是应该艺在前工在后的。没有艺术理论,没有审美情趣来做指导,做工再漂亮也只能落入俗套,匠气十足。做工,是用来表现艺术的,艺术,是用来提升工艺水平的,现在很多玉雕人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只知道一味的追求做工。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构思构图的第七点,是要遵循透视关系近大远小的法则。在对作品构思构图的时候一定要分清楚近景中景远景。山子雕借鉴了国画的高远深远,散点的透视法则,如此有法可依,我们构图的时候才不致于乱了章法。

这是一件俄罗斯碧玉的作品。各物象间相互穿插和照影,画面的透视关系正确了,画面就会显得优美而有节奏感。上图画面中的近景为江面的石块,有粗糙的纹理,是特意留着和细腻肉质做对比的;中景为江中的石块,上面有一个小亭子,左边成群的树木掩映其中;远景为江对面远处的建筑和山石;画面中各个物像被安排在它应有的位置上,不慌不忙,错落有致。

从2013年开始至今,我们的行业进入了苦寒的冬季,而且这个冬季漫长而遥远。玉雕行业毕竟属于高端消费的行业,所以最先感受到寒潮的,就是我们这个行业,而到国家经济回暖的时候,也是最后一个才能感受到它的温暖的。

现在市场上是小件当道,但是材质差的、没有特点的小件也很难销售出去。而且我们还要面对原料上涨的问题,现在的利润已经被压缩到最低线,有的东西甚至是亏本销售的。

在市场大洗牌的当下,如何求新求变?如何让自己的作品既被市场认可,又有自己强烈的艺术风格呢?前几年,扬州的大件玉雕,像山子雕、白菜、花鸟杂件这些在全国是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的。正好那个时期是中国经济大发展的时候,全国开店的、搞收藏的都来扬州买玉雕。在那个时期,扬州一些大批量、材质差的、完全像复制品一样的山子雕,比比皆是。我问过杨州湾头镇一个做山子雕工作的朋友,你一年能做多少产品,他回答说大大小小的山子雕能做将近两百个。我跟他算了一下,除去节假日放假的时间,一天大概就能做一个,这种山子雕的产量,真的是吓死人。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上面的这些山子雕是在扬州弯头镇看到的,不是作品而应该叫商品了。这些不经思考,随意制作的山子雕,当时被当成扬州山子雕的主流,人们一提到山子雕脑子里面马上就浮现出这样的东西。这样大批量同质化的产品推向市面,大批量的机雕生产,对我们行业产生的冲击,大家可想而知了。

随着国家经济政策的调整、八项规定的出台,玉雕行业也处在十字路口。该往什么方向走,该走哪条路,这些问题都紧迫地摆在我们这些玉雕人的面前。我们工作室也面临着这样的困境,一方面是白玉原料的稀缺和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大的摆件真的不好卖,一个是单价高,第二个是真的很难销售。

我做山子雕已经有很多年了。以前做的这些人物摆件都是硬碰硬的功夫,是要花时间和精力上去才能做好的,现在我们玉雕的市场上,这样的东西比较少,做的人也不多,很多人不大愿意花这样的精力和时间耗在上面。所以,市场上的主流是那些红皮白肉,就算是料子不做,原料也很漂亮,大家也都喜欢。现在籽料的价格又那么高,我就在想是不是可以选择其他的材质?其他的材质可能门槛会低一点,价格不至于那么高,比如俄罗斯碧玉或者其他一些山料。这些材料相对籽料而言,价格要低的多,材料的产量也相对大,能够满足我的创作需求。大概在14年的时候,我开始做了一套俄罗斯碧玉的圆章。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一套俄罗斯碧玉的圆章,当时创作的主题思想是儒释道,三大家的教义,都是一样的,都是教人向善。三个代表人物放在一块,孔子、释迦牟尼和老子三大巨头放在一块,三教合一。这套圆章创作完以后也是让大家耳目一新,我感觉这个东西挺有意思的,后来就又创作了一套。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一套创作的人物组合叫《恭喜发财》。名字听上去挺喜庆的,画面中傲慢的地主圆头大耳的,显然是刚刚美餐了一顿,还拿着牙签漫不经心的剔着牙,好像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旁边的一个人卑躬屈膝的,身体弯成九十度在作揖,我特地把它的形象做成小分头、大龅牙,一脸的倒霉像。两个人物的组合看上去有点滑稽可笑,但是我想表现的深层次的思想是,无论在什么阶层,无论哪个历史阶段,这样的人和事都存在着。这个弯腰作揖的人,看似讨厌,但也许他正寻求着有权、有势、有钱的人的帮助,也许他家有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或者有嗷嗷待哺的小孩,为了生活他不得不这样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我对这两个人物是怀有悲悯的心态去雕琢他们的,没有鄙视谁、没有讨厌谁。这一套人物雕出来以后,也是受到了一些爱好者的关注。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件作品叫《人生百态之最遥远的距离》。这是一件反映当下的玉雕作品,在通讯科技发达的今天,人与人之间面对面进行语言交流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少了,逢年过节发个微信啊,发个信息啊,就算过年了。交流看似多了但是距离远了,这就是这个玉雕作品人物的主题思想。这是对大部分的人也包括我自己在内生活的一个写照。

在这件作品刚刚设计完的时候有朋友看到了,他就问我这样的东西做出来以后能不能卖掉,好不好卖?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不好卖。他问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呢?我说我特别想做,我也喜欢做一个这样的人物。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这套组合,是青玉和青海玉的材质,名字叫板桥听竹。有人问了,为什么不是板桥画竹或者是板桥看竹呢?但是就这一个听字完全反应出郑板桥对竹子的喜爱和熟悉。他可以和竹子对话,他能听到竹子的语言。

想要做好人物其实挺难的,结构要准确。因为有些玉雕的手法比较夸张,人物面部表情的刻画和肢体语言的表达,有时候做的差那么一点点就觉得别扭。其实人物的造型,好多都是山子雕里面抽离出来单独表现的,让人更加聚焦于人物的表现力,再灌注人物更多的思想性和灵魂。

如此又产生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你辛辛苦苦创作出一个造型、一个主题,被人家模仿了怎么办?答案很简单,现在市场上仿制的东西非常多,被人模仿那就让他去仿吧!只要在作品上不断的出新,让他永远也跟不上我的节奏,那不就得了。我做的这些东西都是具有深刻思想,而且引发人思考的一些东西,你可以仿其形,但我的思想你永远模仿不了。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在扬州,现在涌现出一批中青年的玉雕大师,他们对自己的作品在不断总结的同时,也在开动脑筋,求新求变。

这些是杨光大师的作品。杨光大师和我一样都是在扬州玉雕厂学徒工做的,出来以后,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和更新,也迫使阳光大师求变求新,他的这些把玩小器皿很漂亮,很有灵气。

还有我的兄弟殷小金,他对有色料种这块特别有研究,黄玉、翠青、籽料他也做,东西都是很不错的,很隽秀,具有扬州玉雕的某些影子在里面。

感谢这些扬州玉雕人的辛勤和付出,感谢扬州兄弟们,不屈不挠地为玉雕事业而奋斗的精神,同时也祝愿同仁们有更美好的明天!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与群友互动

群友:顾老师您好,请问您是如何理解“玉雕当代性”这个概念的?

顾铭:当代性是当代人的审美情趣,对玉雕的期望是什么样子。这个和当代的社会背景有关系。当代人由于工作压力比较大,比较浮躁,所以他们不太喜欢繁复复杂的东西,我们做玉雕也要做一些符合当代人品味的东西。我说的这个是简约,但不是简单,比如说在一块白玉材料上,工艺不一定要很满,但是对细节部分要刻画的很传神,很到位,工也要做好,打磨好,这样的东西就会符合当代人的审美观点。

群友:顾大师想问您一下,对于如何让更多年青一代来关注和喜欢山子雕这种玉雕门类这个问题,您是如何思考的?这个是大家非常关心的!

顾铭: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浮躁的社会,所有人都形色匆匆,现在也是一个信仰和文化严重缺失的社会,一切向钱看,拜金主义盛行,就是说很少有人能够静下心来研究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宝。山子雕这种玉雕恰恰又内涵丰富,涵盖面广,它不像器皿件、动物件、人物摆件这样,一眼看上去就能看得出雕琢的是什么样的东西。看山子雕作品要细细的观赏和揣摩才能看得出其中的奥妙和真谛,所以要让现在的年轻人喜欢真的很难。而且前几年山子雕做的那么烂,大量的低档次、同质化的山子雕充斥市场。怎样重振山子雕的雄风,第一从我做起,做一些精品的山子雕,从选料到题材的做工、打磨、底座、盒子,每个细节都要一丝不苟,宁缺毋滥。第二,多做宣传,参加展会讲座,有机会评奖要评奖,尽量多的宣传推广。第三要树立自己的信念,坚持坚持再坚持。

群友:顾老师,怎么样才能继承好传统又可以存活呢?需要怎样兼容呢?

顾铭:其实传统和现代并不矛盾,传统不是要屏弃掉的,而是要继承和发扬下来的,没有古代的传统做基础,怎么样来发扬和传承呢?我们做的好多的作品也是从传统里面来的,两者并不矛盾,兼容性是很强的。

群友:请问顾老师,现在几大美院雕塑系都开设了传统雕刻的课程,您怎么看待传统山子雕和西方雕塑观念的关系?

顾铭:传统的山子雕和西方的雕塑,应该是两个概念的东西。山子雕和西方的雕塑是不可能融合的,融合不了,因为中国人讲的是意,而西方的一些绘画雕塑讲的是型,和中国人的理念、中国的文人精神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两者是不能兼容并和的。

群友:请问顾铭先生,您刚谈到了电脑雕,它的快速复制,对我们这个行业产生了相当大的冲击,您认为是该怎么应对这一点?

顾铭:电脑和我们现在这种手工雕刻的关系,其实我个人是不排斥的。因为电脑雕刻成本低廉,而且做一些小件、牌子这样的底板状的线条,做的真是很到位的。但是我是不会碰电脑雕刻的,因为我不想每一样东西都重复的复制,对我来说是没有挑战的,所以我不考虑这样的东西。我要做的东西是选材的时候就是选不同样的材料,因为籽料山料个体化差异很大,每个材料都有它特定的造型和气质,所以根据不同的造型和气质的材料,可以选择雕琢不同的人物场景,这和电脑雕没冲突。

群友:顾老师您好,谢谢您面面俱到的分享,满满的干货让我受益匪浅。因为我没有接触过山子雕,在您分享的作品中依然可以看到在繁杂的工序下精美细腻的雕琢。除了设计,在制作过程中您遇到的困难在哪里?您又是如何解决的?

顾铭:在设计过程中,最困难的是构图,怎样把物像很好的组合在一起又互相照应互相联系很困难,另外透视关系的顺畅,人物造型的准确,这些都是设计当中遇到的困难。在制作过程中,也会遇到困难的。因为作品不是一下子就完成,中途会遇到一些绺一些裂一些脏,这些问题都是要解决的。实在拿不掉的就要想办法避开,因为这些绺裂在上面会影响作品的整体的效果和价值的。当然在一开始就应该把这些问题先弄清楚,然后再设计和制作。

群友:顾大师,山子雕在大型玉石上表现非常的精彩,气势磅礴。那小玉石门类上是否也可以用山子雕的手法表现出来?谢谢。

顾铭:大件的山子雕确实是气势磅礴,夺人眼球,让人震撼。但是小块的山子雕也是可以做的,我也做过。构图的时候可以这样,比如为了表现山的雄伟,你可以把人物做小,做大山小人物小场景,从而体现山的宏伟和山峦叠嶂的感觉,这是可以做到的。

群友:当今时代,玉雕是创意设计为先,还是突出这个时代的雕刻技法为上呢?

顾铭:不光是山子雕的设计,其实任何一件工艺品的设计都是很重要的。设计相当于是电影里面的导演,他会编排这个物象应该在哪里,那个物象应该在哪里,好的设计非常重要。当然雕工也是重要的,它需要配合设计的要求,两者配合的好,成品才会出彩。

群友:顾老师您好!我也是做山子人物摆件的,面对近年来摆件的不景气,您觉得以后会好一点吗?

顾铭:这个市场不景气大家都能感受到,但是我们做玉雕,像我都做了将近三十年了,你说对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信心,那你就不叫做玉雕的了。以后会不会好一点这个很难说,我觉得像现在这样的行情以后应该是常态化了。行情以后好不好我觉得没关系,只是咱们做玉雕的人呢,一定要自身提高,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和工艺水平,最起码做到眼高,眼界要高手低点没事。

群友:顾老师,您认为再过几十年,山子雕这门手艺会再度面临失传吗?

顾铭:山子雕这门技艺说要失传是无稽之谈,不可能的。现在的山子雕,市场上的确不太好卖,但是像我做的一些东西还是有人是关注,有人收藏的。这样的现象只是暂时的,我还会培养我的徒弟继续做山子雕,如果说是要面临失传,不太可能。

群友:刚才您讲传统山子雕与西方雕塑是不能并融的,那请问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东西?能不能称之为作品呢?

顾铭对山子雕及玉雕创作的解读

顾铭:这样的东西好像完全是仿照西方的雕塑,或者是意大利的雕塑来塑造的,这样的东西我觉得用在玉雕上好像意义不大,而且没有我们东方人特有的意蕴。这件东西称为作品我感觉好像太抬举它了,不能叫作品吧。

敬请关注玉界臻品微信号:yujiezhenpin

(本文由 中国和田玉网 www.chinajade.cn 编辑整理提供,如需转载,请保留链接。)

上一篇:冯钤:和田玉墨玉青花的黑白水墨巧色创作浅谈

下一篇:藏在和田玉中的夏日荷香

相关文章
网站提示×
网站提示×